云扬

月深秦淮岸,两处各阴晴。

戊戌年九月廿六

人間一羈客,


未抱清明台。


紅塵曉夢去,


留卻幾相知。





七月初四

因为感受过那样的绝望和无助
才能感同身受般如切肤之痛
……
今晚真的快把我吓死了
再晚个五分钟
辅导员都快下床找电话本去了
……
其实一切
都会好的
只是哭得时候大概会把自己哭懵
选择性脑残

活着尽管不如人意
可活着
真好

戊戌年五月十七

在噩梦里挣扎逃脱
在恍惚中放肆庆幸
……
可真的清醒后
才发觉噩梦一直没有结束
直到现在
……

存个档。
顺便……
我点的肉夹馍什么时候到啊……😫😫😫

「闰六月十九」

寅夜清风穿菀柳,
过妆楼,出女推织几多绸,
冷月簪鬓头。
司晨破晓跃莲舟,
低眉首,不忍追忆泪沾袖,
何必怀吟眸。

「闰六月十一」

夜寐西窗下,浮月自清悄。
遥传凌雨声,惊得花事了。

「闰六月初四」

古雪绕檐椽,吟风伴黄昏。
流霞犹在盏,花笺洇离痕。
朔牖长掌灯,云客未归门。

「闰六月初二」

炉上小灶煨红豆,一时沸反一时穷。
添柴加火煮欲尽,哪堪腹内本为空?
昨夜梨云风吹散,扫却欢喜伴残钟。

「六月廿一」

素枝缀玉雪,淖泥掩残红。
空山藏冷月,客水挟霜枫。
粉泪垂花面,顽愁栖明瞳。
倾首以凝待,哀思无殚穷。

「五月廿八」

花下别碎月,池上棠影潜。
两行恨难写,三句愁频添。
一朝风流韵,东西伯劳燕。
奈何无成书,更向何处遣?